书素

霹雳布袋戏

你的名字,扣我愁思

雪漪浮廊又落了雪。

他倏地想起了那一场关于妖应的梦。她那么骄傲地说侬是万剑之王。他有些悲戚。自从她沉默以后,整个雪漪浮廊都染上了铺天盖地的红。可又仿佛刻成了墨剑的纹络,在他的血液里面缓缓流动。妖应,我听不见雪落了……

妖应也是会落泪的。她轻轻覆住了他的眼。静静地,褪去了身为万剑之王的骄傲,只依赖在他的怀里,有些伤感的。侬来找你听雪落。然而他只是闭了眼,轻触她的发。

早已记不清楚是如何上了心。只是他早已归结成为自己的特权有一日她却许给了别人。是那时吗?不,也许更早吧。

可她一心所系,落入别人算计却依旧甘之如饴。他后来想,妖应这般恋着的时候该是有多么寂寞。太易之气的流逝让她失去了原有的生气。依着一袭红衣和胸口的瑶映剑,衬得她似乎依稀如昨。

他有时候也会悔恨。如果他更早察觉,又或者说相遇便倾心,后来是不是就不会听到她那“侬还不想死,你尚未对侬动心,侬还不想死”的悲哀一句。

原来共你是一场梦吗?

可是,胸口的余温还留着。封光,那颗种子是你吗?我在等你啊。你怎么还不开花出现?

她的一身红衣仿佛天生就是为了嫁给他而做的准备。只需披上盖头。自此,妖应封光便是吾殢无伤之性命!是许下的誓言。更是情深不寿的坚定。

妖应呢?侬的确想要和殢无伤长相厮守,可是侬更要对得起这一群人将性命交托于侬的信任。她那样固守着她的一座城池。里面有对殢无伤的爱恋,也有对其他的人情义。她就只是握紧了胸口的剑,在一念之间,站成了火红的光束。

毫无预料的,他感觉她来到了他的身边。用带着薄茧的手,轻抚过他的发,他的眉眼,甚至是他皮肤上细小的脉络。那是要刻进生命,印进血液里的依赖,最深刻的爱恋。用最朦胧的月光铺洒在她鲜艳的发,伴随着雪漪浮廊的雪,歇息在她的眉眼发梢。

她就在他归来的那一刻开始沉眠。慢慢地,他好像听见她从时光的锈迹,蒙尘的回忆中缓缓踏至。将雪白的手指,轻放于他的唇上,低声软语:侬来找你听雪落。

那些积雪仿佛从来没有融化过,和着自她离去后渐渐冷冻枯败的心在天地间寂静着。然而有什么是我能够留住的呢?都留不住,留不住……世事如此绝情。都不必追问下一次邂逅。

呵,这难掩的寂寞啊。

你就这样静静地睡去。封光。人世的繁华无法惊喜你,洪流乱烟的苦境无法惊扰你,飞花流云也只是静静地陪着你。封光,你就留我一个人,在这没有你的静默红尘,行尸走肉般等着你。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岁月只是静静写着陪伴与等待。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