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素

霹雳布袋戏

晴雪


我记得她娓娓道来时声调的婉转,像极了快雪时晴坊里纷飞的流萤。我记得她一袭蓝色罗衣舞动泰若山剑的肆意,却又有着惊鸿一瞥的温柔。我记得她踏着沉稳的步调,说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谜一样的眼眸全是安定。

昔日辉煌何须思量。碎云天河里她用缱绻的口吻诉说着思念的颜色。那是黄昏下的河流,温而不燥的流动。像水墨,不断晕染着她落寞的神色。

乱世中如梦的红尘,翻涌的苦境,她看过落雪中的日升月落。也沉沦,也眷恋,也念故城。昨夜的星辰,星河瀑布水月难分,风花雪月动人。她的话只说了三分,他却痛了十分。自此一别,只有那一抹红色的菜色可解。

他用他心中的炽热,温热了无暇的冰晶。“我若思念你的眼神,又该用哪一种口吻。当今夕成为陈年旧事,我若想起你,是否应该心痛,还是眼角依旧湿热?弄湿今晚碎云天河的晚空。

或者默默倾吞这种追忆的心痛。”

是梦吗?今夜如此冷清。用一壶陈酿,在你住过的屋檐。默默的等一场飞雪,最是那一瞬的黯然销魂,入骨几寸,相思几分?伤又添几分。

浮光掠影,尚能等。

久别后,春至秋分。风雪传闻,都皈依于那一场视死如归。暮鼓声声,散了余温,陌陌情深。谁还沉沦?

依旧沉沦。

满夕霜雪人独影
红尘今古几月明
笑寒影 惯新晴
千山已过风云行
——霁无瑕,殊十二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