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素

霹雳布袋戏

无暇

新春,整个苦境都染上了不一样的色调。碎云天河的瀑布都像被人用红色的颜料晕染。一座墓碑静静地沉睡在那里。今日,却在欢声笑语中醒来。
霁无瑕有些拘谨,又有点尴尬,又带了一点小兴奋,毕竟是见家长,不知道他的家人能不能接受这种姐弟恋。
“霁姐姐”,十二的声音传来,“不要担心,父亲肯定准备很多菜在欢迎你”。
恋人的安慰让霁无瑕稍稍放心了一点。殊十二没有告诉她,他特意让父亲准备了红菜苔,还有很多她爱吃的菜。
“十二,你能不能不叫我姐姐?”霁无瑕皱眉。越到家门口,越是忐忑。
“都听霁姐姐的。”十二点头。霁无瑕无奈地叹了气。
十二接过所有的东西,慢慢地牵住了她的手,感受到恋人不平静的心跳,他轻轻在额头印下了一吻,“不要紧张,亲爱的。”霁无瑕淡淡的表情染上了一抹红晕。
剑之初就站在爱妻的墓那里,笑容浅浅,心事却不断翻腾。辞心,我们的十二,长大了呀。微风渐起,像是在回应他的心事。
“父亲,”殊十二的声音拉回他的思绪,“宝贝,这是我父亲。”
霁无瑕在心里埋怨了一下这个称呼,还是乖巧的叫了人。“累了吧,无暇你们先吃饭吧?”剑之初也不知道怎么和这个女子相处,要是辞心在,肯定会更好的吧。
“父亲,我们都听你的安排。”殊十二放好带来的东西,又急急地牵了心爱之人的手,珍宝一样。霁无瑕与他相视一笑,情谊流转。
剑之初看见两人这样恩爱,也是欣慰。
看到饭桌上都是自己自己喜欢的菜,霁无瑕很是感动,笑着在桌子下面拉了拉不断地给自己夹菜的爱人的手。
“你们的婚事什么时候举办啊?”剑之初也在思索,到底哪个日子比较好,还是说,要不要请素还真算一算,到时候请的客人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什么名单,哎,剑之初再次想念自己的妻子了。
霁无瑕本来还忐忑的心,这下就是震惊了,就通过了?想到恋人说的,原来他不只是安慰我啊。
“父亲,我们还是找素还真前辈算一算,然后找公孙姨姨商量一下吧,毕竟蝴蝶君知道怎么样才热闹呀。”殊十二思忖了一下说到。
“那行,我看你们情谊也深,无暇脾性什么我们也都清楚,我自然是很满意的。你们就早日定下吧。”剑之初说完就急急忙忙联系人了。
霁无瑕有些茫然,怎么一顿饭,就要订婚期了?“宝贝,我想要你,名正言顺的。”说完蹭了蹭霁无瑕,只一下,看见恋人的脸染上新春的颜色,“亲爱的,等你很久了。”
霁无瑕想抽剑,又想到长辈,只得作罢。
居然,就要成亲了吗?
恍恍惚惚,命运似乎对自己格外眷恋,遇见了他。是他的话,当然是愿意的。念及此,霁无瑕渐渐低了头,原来,我这么喜欢他呀。浅浅淡淡,心事却不断翻涌,那些回忆不断的播放,都只在说一句,十二,我爱你。

新春篇——有情人,相守到白头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