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素

霹雳布袋戏

回眸

苏叶回到这里的时候,正好是折柳的佳季。然而他透明的躯体穿过了这里的一切事物。那些熟悉又陌生的景物在他的脑海中织出一片又一片的锦缎。长青哥。他开口。长青是谁?苏叶凝眸。环环相扣的沉默里,苏叶不知被什么冲击的流下了眼泪。冰冷的,又带着被疼爱的温度。

尘垢被眼泪呛走。刚好有一个小鬼经过,苏叶赶紧拉了他。这是什么地方啊?小鬼眼神莫名地盯着他,又语带自豪地说:这儿你都不知道,这是起义军刘大帅的家乡,你连这都不知道你是怎的到这里来的。苏叶沉默了。那长青是谁?小鬼看向他的眼神更加不解了。刘大帅就叫刘长青。我当时可就是跟着刘大帅起义的。现在村子里好多鬼都是跟着刘大帅的起义鬼。
苏叶点了点头。我也在这里,那我是不是也是起义鬼。为什么一点记忆都没有。

长青,刘长青,长青哥哥!

苏叶,如果,我说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们……结为契兄弟,就这样过一辈子,你可愿意?苏叶忽然就想起了这句话。

小鬼转身问苏叶,小子,你是不是喝了孟婆汤啊?什么都不记得。苏叶点了点头。那你为什么不转世?我们这里的起义鬼都是因为杀了太多人,没办法转世了。苏叶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只记得喝了孟婆汤之后就跑出来了。起义鬼哈哈大笑,你肯定是有什么忘不掉的人。我们啊,都是执念太深了。所以仍旧记得刘大帅。

苏叶央求着起义鬼给他讲讲那个刘大帅的故事。乱世苛政天灾。满目荒凉。刘长青带着人们起义。后被人陷害,全军覆没。不知不觉,小鬼们都聚集在了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回忆了一晚上那个叫刘长青的男人。苏叶隐隐的觉得胸口发痛。

苏叶还是一个人。他没有和那些小鬼在一起。他总觉得他们提起刘长青的时候心口会痛。他嘲笑自己。鬼也会心痛吗。

这天,小鬼们都来找他。说是刘长青的忌日。一群鬼破天荒的竟然说大帅应该想要喝酒要去偷一点酒。苏叶心头一颤,飘到了一片林子里挖了挖。真的埋了几坛。小鬼们欢天喜地的去祭拜了。

苏叶迟疑,竟然找到了。那还有几坛怎么不见了。应该还有吧?

坟头全是青草。小鬼们抹了抹眼睛。一百多年了,就咱们还在,都没办法帮大帅理理。一坛酒倒下去,小鬼们全部飘在空中哭。

苏叶总感觉这一幕很熟悉。他伸手去碰了墓碑。其实也就是一块木头牌子,连字都看不清楚。苏叶觉得自己触摸到了某个人的温度。

他说:苏叶,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长青哥哥。长青。长青。

苏叶,我一定带你回家。

苏叶,

苏叶......

那些或温暖,或悲伤的回忆就像烟花一样在苏叶的脑子里面迸裂开来。

苏叶记得,他拉着自己的手说结契兄弟,相依为命自己答应后他眼底绽放的烟花一般的光芒。

也记得他在浓情蜜意时将两人的发梢缠绕的认真。

还记得,

苏叶分明还记得好多。可是他也记得他孤寂地走过两个人曾去过的茶楼,

孤寂地站在艳阳中拨开自己杂乱的发想眺望渡口却又清楚地知道什么都望不到,

孤寂地,一个人,却只有回忆。

苏叶忽的又想起那天。是他的头七。根本没有人来看他。那个孤寂的坟,也是他用手刨的。那块木碑,是他用石头一点一点刻的,像钝刀一样,来来回回地割在他的心头,却始终不愿意给他一个痛快。

村里有个头七当饮淡漠的说法,亡魂更应如此。苏叶闭了眼,从当初那个房檐下面取了一坛酒。全部倒在他的坟头。

这酒,当初青泥封坛的时候,他的长青哥哥说:这是咱们洞房的交杯酒。却成了祭酒。

苏叶后来一直没走。就坐在刘长青的坟前。什么都不做,只是发呆。

他一直在想。当时城破的前一天,长青哥哥送他去密道说了一句等我。另外一句,却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

苏叶叫了一直小鬼,你认识我吗?小鬼摇头。我叫苏叶。小鬼想了又想,在艳阳最好的火候中将苏叶看了又看。我没见过你,不过我知道刘大帅有个结拜兄弟叫苏叶。不会就是你吧?你和大帅什么关系啊?小鬼见他不说话,也不知道是默认了还是什么。

现在是盛世?小鬼感慨,是啊。盛世。哪像我们当时。不过要是再来一次,我还是愿意跟着大帅。

苏叶笑。忽然又垂了头。

他和长青哥哥是什么关系呢?

他们结过发,那些彼此守护,彼此纠缠,相拥而眠的日子。他们是什么关系呢?苏叶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就在刘长卿的坟前坐着。到最后,连苏叶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还记得什么的时候,他还在回想着那一句话。

就这么守着吧。

他就是想要守着那块木碑里仅存着的温暖而已。或许,那些小鬼都块忘了吧。

苏叶守得太久了,守得他都快维持不了魂体了。他蓦然回想起刘长青亲吻他嘴角时的那种温柔。仿佛,连那种触感都还真实存在着的。还有他牵过自己缓缓相拥说要把苏叶这个名字埋在心口。怎么会这么清楚呢?

还有那一句。

对,还有那一句那天离别的时候的那一句。一直被自己刻意遗忘的那一句我爱你。

苏叶缓缓闭眸。他只是不想用这么温情的表达作为他们离别时的最后一句话。

那一天,苏叶取出了所有的酒,全部倒在坟前,陪着他的长青哥哥来了最后一场宿醉。

他就是不想这么快离开这最后的温暖而已。

苏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陪着他一起潦倒。

长青哥哥,抱歉。等不到你了。

可是苏叶无比清楚地知道。早就等不到了。永远都等不到了。当时的一眼,就是最后一眼,就是诀别。那种自欺欺人的固守,就掩埋在了那一句我爱你之中。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