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素

霹雳布袋戏

锦年如花

当你我稚嫩的笔迹写下的不再是风花雪月,当你我开始渐渐审视曾经那些痛彻心扉,辗转反侧的日子,当我们不再絮絮叨叨地说着那个人的时候,是不是我们已然泯于芸芸众生,不再棱角分明,锋芒毕露,只奢求,薄酒一杯,你还能回望当时的我,我还能仰望这亘古不变的明月。
今日细雨又临人间,天地宽阔,惊觉你我不过一叶扁舟,心事静静摇曳。用字母代替的那人最终成为了岁月里的沙尘。然后恍然大悟,疼痛的日子早已经过去了。
我早已写不出当年的字迹,任凭我怎样用力得去堵住他们,挽留他们,不愿意任其淡漠溜走。可是,又怎么能够如愿呢?当时的风月与春秋,当时的明日与青空,当时的细雨与清风,好像都是那样温柔。你想用缓慢的字迹记录下这样一种温柔的心情。于是你细细品味,用淡淡的心情回味,想从当事人变成旁观者。可是也未能如愿。你还是置身其中,你还是感同身受,你还是大悲大喜。
那是一段互相吐露心事,互相激励,互相安慰取暖平凡的日子。我们不用特意去问离期,也不用偏执安排归期。因为我们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心事都相同。
纵然分隔两地,我知道我们看同样的月亮,一样的清辉满洒,一样的杯酒在手,又有什么是应该去缅怀的呢?
你我都在这里,千秋一刹。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