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素

霹雳布袋戏

无酒无人无明月


       那日十二外出练剑,破梦寻着棋一的痕迹而去,也什么都没有留下。情绪就像没有系绳的船,来得飘忽不定而又居无定所。明明是十五的日子,却没有明月。没有也罢。团圆的日子却没有你。我开了一坛酒,好像只有这样能减轻那种蚂蚁噬骨般的疼。酒啊,真是个好东西。


       用剑的初心并没有泯灭于人世繁杂的苦境。可是我始终不解,如果我拿起剑,就一定要站在你的对面,我情愿丢弃它去拥抱你。为什么,你始终不愿意给我机会呢?


       我始终带着你的画像。几百年来的习惯已经变成了生命的一部分,想是再也无法割舍。破梦与十二如今也只能如此想念你了。辞心,你究竟,有没有,哦,你到底,有多爱我?


      日子像是被石磨碾磨般过的异常缓慢,又刻骨铭心,又剥皮抽筋的疼。素还真与十二来寻我时,自己都发觉没了你,我是那般浑浑噩噩地活着。酒被悉数清理。十二过来之后,生活仿佛步上了正轨。辞心,你说我还有什么可以去埋怨的呢?


      我想起当时见你的那一眼,仿佛姻缘天定,生死既定,命数也定。昨日里碎云天河的清酒已然一坛不剩。我有些悲戚,时光啊,跟着你的步伐,一同埋葬在墓碑之下了吗?


      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你在的话,许多人许多事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十二与破梦不会兵刃相向,殢无伤与妖应封光是不是会生死相守,破梦与棋一,十二与无暇,那么多人,会不会不一样?而我们。是啊辞心,如果你还在,我们是不是会过的温柔一点?


      渐渐的,我也不会再妄想。仿佛坦然接受了我一人的事实。没有你的苦境依旧战事纷纭,也依旧花开花落,潮涨潮退。
      一切都是一样的。
      一切又都是那么截然不同。

评论

热度(2)